景谷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东阁主 > 第89节 哭刑
    再说缪亲亲生日那晚,令麒兄妹三人尽兴而归,这也是这段日子以来,最轻松愉悦的一天,第二日略起得晚了些,令彤至厅中一看,不觉头皮一紧,门边立着一位清瘦的小太监,不知道又有什么事,站在边上看着。??? ?壹?看书 ???·1?K?A?N?S?HU·CC

    这位小太监向令方行了个礼,细声和气道:“郭公子好!请即刻随我进宫去,太后指名要见您!”听了这话,令彤才放心下来,她也知道,郭家能保全到今日这个样子,若是没有霁英和太后,那是想也不敢想的。

    令方道:“请公公稍候,待令方更衣了便去!”小太监点头应了,吴妈请他入座,他摇摇头说:“师傅吩咐过不得坐,谢谢大娘!”

    令彤见他本份,年纪也尚小,估计是夏公公的手下。

    令方更衣出来,依旨不能穿锦缎稠袍,只一身简朴的深灰色麻布长衫,配上他出众的人品,并不觉寒酸。

    令彤上前,替哥哥将腰带扶正,又将垂下的绦子理顺道:“哥哥早去早回”

    知道她关心自己,令方笑道:“放心吧,一定”

    坐着马车来到宫门口,小太监出示了腰牌后,侍卫即刻放行,又一炷香功夫。才来到云意殿门口,里面早有人等着他来,一见面便领他进去,进入院中,又过了长廊,来到一个小巧的庭院,不知是不是住着太后的关系,连草木都显得格外蓊郁。?   壹 ??? ?看书 ??书·1?K?A?N?SHU·CC一个绿衣宫女进去回话,听得里面叫:“请郭公子进来!”

    令方这才进去,厅内燃着金丝楠木的香气,楠木实比那沉香的气味更素淡,令人心静,令方跪在太后面前五米处,叩头请安。

    “起来吧,抬头我看看!”

    令方这才抬头,只见太后坐在一张摇椅上,穿着枣红色宽大的家常衣裳,旁边站着的正是笑意盈盈的霁英。

    “嗯,好样貌!好人品!”太后笑着道。

    “赛马那****未能到场,没看见你的马上英姿,谁知后来郭家风云突变,差点这婚事就散了……前一阵子,又想着公子新丧双亲,必定悲戚,也没召你,今日突然想见见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看你这身粗布粝衣的也挺体面,可见你这孩子有气节!霁英的眼光不错,说老实话,为你们的事,我也没少操心,总得见过了真主儿才能放心把她交到你手里”

    “谢太后洪恩”

    “皇上怀疑你们兄妹夺冠有舞弊行为,哀家也暗中派人去查了,郭小姐难说,但你的第一是货真价实的,今日又看到你的人,哀家就更笃信了!你过继的日子哀家做主,定在下个月,这样最晚在正月里,便让你同霁英完婚!哀家身体不好,不能再拖了,不然就真耽误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太后身体好着呢!”霁英在旁说到。

    “是啊,若是看到你过的好,我一高兴啊,兴许再多活几年,我便是这么跟皇帝说的,料想他也不会反对!”

    “其实,有时候想想父皇也不是随心所欲的……他也有许多不得已吧!”突然霁英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,能这样想,说明你是个开通的丫头!大家都不容易,皇帝更是,哀家今日晚些时候去看看他,听说他晚上睡觉不好……”

    农历九月二十,令方过嗣,此后东院里令州为长,令彤又伤心了好几日,经历这许多劫难,那个之前总是爱问为什么的孩子,如今也已明白,世间上不是每个为什么都有回答的。

    北院里大老爷一家除了瑷宁以外都已经往益州去了,如今也不知到了没有?瑷宁回苏府后也近一个月了,产期已近,如今最令人揪心的便是令资!他的行刑之日便在三日后!二太太在这几日格外焦躁,不分白天黑夜的嚎哭,东院里也能听见她的声音,她的神智时而清醒,时而疯癫,还会大骂令彤的父亲蠢笨耿直,令彤听了生气,但令州朝她摇头道:“她此刻痛心疾首,满心怨恨,我们又如何同她理论?”

    “她怎可黑白不辨?若不是令资假托父亲之名去拜访那刘同恩,父亲也不至于受这么大的牵连!究竟是谁连累谁更多呢?”说完也抽泣起来。

    令州只好将她带到卧室内,替她关紧门窗道:“睡吧,睡着了听不见了!”

    而这里令东又开始哭起来,令彤只得爬起来照料,东儿的哭声极大,时间一长确实使人头疼,元姐喂奶给他,他把****吐出继续哭,吴妈无奈,便将天皇皇地皇皇的红纸条贴在院子里的树上。

    东西两院这一老一小呼应而大哭,竟是连着三四天,人人都到了几近崩溃的边缘!

    丽姨娘的屋内,她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坐在床上道:“老娘许久不闹,那蠢妇倒是接了火开始折腾人了!她自己儿子做下这杀头的罪,也不怪皇帝要砍他的头!”

    “姨娘小声些!”甜丫儿在旁提醒她。

    “若说倒霉,那令彤令州不是更倒霉?爹妈都没了,连兄长都成别人家的了!那个东儿也是,就再没见过这么爱哭的,咱们府里从令资开始到最小的令涵,这四个加一块也没他吵人!唉……要不是看他们可怜,我也正烦的不行了!”

    “嗯,兴许再大点就好了,咱们这都听的见,那令彤小姐还不知是怎么过的呢!”

    “可说呢!这不是作孽吗?”两人说了会儿话,渐渐觉得困了,便睡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天棱洞中的素纸同荻墨也在说此事。

    “师兄,你说那小婴儿为何这么爱哭?我看那郭小姐心力交瘁的十分辛苦”

    荻墨道:“之前听师尊说过,将灵焰放入凡人的体内,也是第一次,说是灵焰的慷慨之气同那婴儿的血脉之间有冲撞,要等二者调和相容后才会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但愿不会很久,我看他长得也不十分胖,总爱锁着眉头,脾性似乎不大好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我提醒你,莫要插手他的事情,因为我发现师尊也常常会去看那孩子”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”素纸低头应允。

    第二日傍晚,令麒面色沉重的过来,他低声说道:“今日陪着老爷和太太去牢里看大哥了……

    令彤和令州对视了一下,又转过脸来看着令麒。

    “这也是老规矩了,行刑之前许家人再见上一面”

    “令资大哥的事不会有转机了吗?”令彤问道。

    令麒摇头:“如今刑部私底下将此案称作三公子案,皇帝连刘家和魏家的公子都不肯赦免,又怎么肯放过大哥呢?”他叹口气道:“太太如今这里也不大好了!”他指了指头。

    “刚刚找医生抓了点安神的药,吃了去睡了,我来的意思,她恐怕会把气撒到你们头上!今儿在牢里,看见大哥那副样子,瘦的跟个乞丐似得,手脚上全是重镣,一人住一个单间牢房,看见我们便哭,连话都说不利索了,一个劲儿地叫救他!唉……平时看着又闷又蔫的一个人,动辄做下这么个大案子!其实了,也真不能怪别人,我知道你们也屈的慌!只盼着事情慢慢过去,她也能明白点过来!”

    “是后日行绞刑吗?”令州问。

    “嗯,等这事过去,咱们郭府这趟风暴才是真的平息了吧”他说完略拱手,掉头便走了。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

http://www.jingguw.cn/8_8974/3980896.html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http://www.jingguw.cn
景谷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http://m.jingguw.cn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